SSC 第二週 第二天

Experiencing Love from God

第二週:天主的計劃和我的回應

 

祈禱的準備

 
念及天主注視著你所懷的大愛和深情,作一個尊敬或謙遜的動作。
找一個舒適、放鬆的姿勢,慢慢地、深深地呼吸。
有意識地將自己奉獻給天主,為這一週祈求恩寵:

「主,天主,無論在我的良善和我的罪惡之中,請幫助我更明白祢對我偉大的愛和希望。」

第二天

 

請跟著聲音導航祈禱和反省進入靜默中,你亦可以一起聆聽和閱讀文字版

[groups_member group=”Conference 2016″]

Download Button

[/groups_member]

在本週的祈禱內容中我們讀到浪子和負責任兒子的故事,慎重地描繪出天主是如何的希望和我們每一個人進入圓滿的,愛的關係。故事本身也指出我們都有自由去拒絕這共融的邀請。事實上,這種拒絕似乎是人生旅程上的一部份。靈修[1]始於認識並接受天主給了我們很多的恩賜,能力和善良的本質。但我們亦有軟弱,局限及罪惡的本質。我們的缺陷簡單地說就是,埋怨別人或自己並於事無補。靈修首先幫助我們打開眼睛去看,然後是理解,最後就是接受天主那份完全的愛。即使隱藏在人性核心內不完美的都部份祂也愛的愛;事實上,我們的破碎和無能,靠自己是無法達到圓滿的,所以我們才需要打開自己,去接受那位我們絶對需要的天主。
 

以祈禱的心情讀:路15:11-32

  1. 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
  2. 那小的向父親說: 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給我罷! 父親遂把產業給他們分開了。
  3. 過了不多幾天,小兒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來,就往遠方去了。他在那裏荒淫度日,耗費他的資財。
  4. 當他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他便開始窮困起來。
  5. 他去投靠當地的一個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莊田去放豬。
  6. 他恨不能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可是沒有人給他。
  7. 他反躬自問:我父親有多少傭工,都口糧豐盛,我在這裏反要餓死!
  8. 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裏去,並且要給他說:父親! 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9. 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罷!
  10. 他便起身到他父親那裏去了。他離得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撲到他的脖子上,熱情地親吻他。
  11. 兒子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了!
  12. 父親卻吩咐自己的僕人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他腳上穿上鞋,
  13. 再把那隻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
  14. 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了;他們就歡宴起來,
  15. 那時,他的長子正在田地裏,當他回來快到家的時候,聽見有奏樂及歌舞的歡聲,
  16. 遂叫一個僕人過來,問他這是什麼事。
  17. 僕人向他說:你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為見他無恙歸來,便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
  18. 長子就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遂出來勸解他。
  19. 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來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隻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
  20. 但你這兒子同娼妓們耗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
  21. 父親給他說:孩子! 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
  22. 只因為你這個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應當歡宴喜樂!」

 
建議反省:

  • 我可以在這個故事中挑出七罪宗的任何一種罪嗎? (驕傲、忿怒、迷色、嫉妬、貪饕、慳吝、懶惰)?
  • 這個父親對兩位兒子的大愛和希望在那方面啟示了我天主是怎樣看待我的善和我的罪惡呢?

 

[1] 「靈修」可理解作「人與天主及創造奧秘相處之道」。Ronald Rolbeiser 稱它為「內心的火焰」。靈修就是學習怎樣處理這火焰。無論你要或不要,有宗教信仰或沒有宗教信仰,每個人都有靈修。靈修對於我們是否能睡好比我們有沒有去聖堂更有關係。這關乎個人生命是否整合?生活是否與人群有關係?思想行為是否能和大自然和諧相處?這些都與靈修有緊密的關係。靈修不在乎我們是否接受明確的宗教思想所塑造,而在乎我們的行為舉止是否健康的,有愛心的,還是充滿仇恨的。塑造我們行為表現的就是靈修。請參閱Ronald Rolheiser, The Holy Longing, 靈魂的渴望(Doubleday, New York 1999) p. 7.

結束祈禱

 
感謝天主賜我這次祈禱。

為下次能以開放的心去祈禱求恩,預備接受天主所賜給你的一切。

天主經。

回顧及寫日記。